第0012章 图书室里的小情调

一个贝壳两份爱  晓凡  3401 字  2019-07-11 16:12 

第十二章 图书室里的小情调

“妈妈,听了两次你和我爸爸的故事,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来我爸最关心的就是你的胃,除了给你送黄元帅,就是给你买烤白薯,害得我这大晚上的,馋虫也要爬出来了。连我都想吃那些东西呢。明天,你也要帮我买烤白薯。”

“宝贝,瞧你这点出息。把妈这小馋猫的特点可都随了去呢。”

“妈妈,这可是怪不得我呢!”毛毛理直气壮的说道。

“是您自己说的,我一周岁的时候,抓生,一把就抓起了一个圆圆的大烧饼。然后,又抓起了一本书。这不是说明,我生来就像您一样嘴馋、爱吃,然后,才随了您的聪明才智,爱学习吗?!”

“你这小东西,还在这等着你妈呢。好,算妈妈的错,谁让你爱吃的基因是从我这遗传去的呢。没办法,明天白天妈就去给你买烤白薯。”

“那我们拉钩,就像上次和那位‘老家伙’叔叔拉钩的那样,好不好?”

“嗯,没问题。没想到你对那位‘老家伙’叔叔的记忆那么深刻。不过,咱们不是说好了,‘老家伙’叔叔名字叫夏天,是长辈,你是孩子,不可以总叫人家‘老家伙’的,那样实在不礼貌。”

“嗯,我知道了,我会叫他夏叔叔的。只是,我觉得他是真的很好,鹏飞叔叔也很好,可是,还是没有夏叔叔好。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毛毛说到这,还有一点伤感起来。

“好了,好了,不说夏叔叔的事了,本来大家也是偶然遇见,还是一切随缘吧。反正我们也互留了电话,他那还有妈妈的名片,如果有机会,也许会联系我们呢。现在,快九点了,我们的故事是到此结束,下次再续,还是直接再讲一个新的?张毛毛先生,你来做一下定度吧!”

“那我们就再讲一个与吃无关的故事吧。比如学习或者看书的。”

“嗯,这还不错。刚才光表现出随妈妈没出息的一面了。现在终于也让咱们娘俩儿正面形象一回了。”

“嗯,那妈妈,你的正面形象,现在就给我这个忠实粉丝展示一下吧。”

这个“正面形象”的故事,依然发生在张云逸和于莺莺读高一的那一年,是高一的下半学年。而且,事实上,两个人的形象也并不是那么“完全意义”上的正面。

高中生活的紧张是其他任何一个学习阶段都难以比拟的。住校的学生更是要四周才可以放假回家一次,也正因为如此,每个周六下午半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就成了同学们最最盼望到来的时候。张云逸和于莺莺当然也不会两样。

每月单周的周六下午,学校安排同学们可以去参加兴趣学习小组,也可以去图书馆看书,还可以到大操场去进行体育锻炼。

双周的周六下午,则可以参加戏剧社和合唱团的排练和演出,也可以去多媒体教室去看录播好的实话实说、时事直通车之类的节目。

那天,刚好是单周的周六。

张云逸家在市里,一直通校。在家里吃过了午饭,顾不得消化和喘息,就急急地骑上单车,直奔学校的图书室而去。

他那么早去图书室,当然是有原因的:一是因为去图书室看书的同学一直很多,他早到一会儿,就可以早早占到一个比较好的位置,还能拿上一本书在旁边占到一个位子;另一个原因,是张云逸和于莺莺总是提前一天约好,两个人的借书证统统交到他的手里,由他提前把要看的书借出来。这样,于莺莺来的时候,就不用再去找图书室的管理员,可以直接到那个位置上看书了。

在于莺莺没有到来之前,张云逸伸长了脖子,不住地向外张望,真的是拿出了老百姓当年盼解放,翻身当家作主人的热情,殷切地期望于莺莺的到来。

张云逸本是个近视眼,可他一直坚持不戴眼镜,平时看什么东西总是爱咪着眼。独独看于莺莺的时候,是完全不用那样咪咪眼的,他会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唯恐错过了她身上的某一个细节。

只要于莺莺在门口一出现,他就使劲站起来向她挥手,似乎很怕于莺莺看不见他似的。其实,于莺莺怎么会看不见他呢?与其说是他在等她,倒不如说是她在找他。

于莺莺最爱看的书是《读者》和《疯狂阅读》。张云逸早早就把给两个人借来的书罗成两摞,然后,把学习辅导的书放在靠上的位置,《读者》和《疯狂阅读》则要压在下面,还要靠近自己的一侧。而且,常常,张云逸还会把自己要读的书放在那两本书的上面,重重地压住。

这样,于莺莺在看学习辅导书看累了以后,就需要向张云逸要这两本杂志。张云逸平时在于莺莺的面前常常像是一个随从和跟班,不过这样的时候,他的地位则会相对“高”一点。

于莺莺不开口说几句好听的话,张云逸是绝不会把那两本她爱看的书交给她的。

“张云逸,帮忙把那本《读者》拿过来看一下好不好?”于莺莺明明知道自己不足够诚恳和撒娇,张云逸是不会把书交给自己的。可是,她还是依然会先这么平淡地向他说一句。然后,两个人开始那一来一往的逗嘴游戏。让那种浓情蜜意在这一来一往中淋漓尽致地展现。

张云逸只是“嗯”一声,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继续看他的英语辅导书。他知道他耍“派”的时候到了。

“敬爱的张同学,麻烦把那本《读者》拿出来让我看一看,可——不——可——以?”于莺莺的语气开始变得柔和而又曼妙,最后的四个字,更是一字一顿,字字加重语气。

张云逸这才轻笑着抬起头,托起腮帮,认真注视着于莺莺的脸,“你这算是求我吗?怎么感觉态度还不够真诚呢!”

“还不够真诚呀?那我就再卖卖力气。狠狠的再恭维你几句,你可千万小心收着,别让我给夸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嗯,你尽管上夸,说不定我念在你夸得有水准的份上就把书拿给你了。”

“小石头,聪明的石头,美丽的石头,可爱的石头,天下第一、独一无二的石头,就请你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这只断了翅膀,飞也飞不起来的小黄莺,把那本《读者》给我看一下,好不好?”于莺莺的话里已经带了哭腔了。

“嗯,这次是够真诚了,只是把你自己形容得忒惨了点。什么断了翅膀,飞不起来的小黄莺?我有那么虐你吗?”张云逸强忍着不让自己笑起来,还想最后再坚持一下。

“你以为呢,本来是只莺,一直想看书,书是什么,哲人不是一直说书就是我们的精神食粮吗?看不到想看的书,就等于吃不上饭,吃不上饭的黄莺还能飞得起来吗?还不就跟断了翅膀一样吗?所以是真的很可怜的,没有半点夸张。说的都是事实。也就只有你这种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人才能无动于衷,要换第二个男孩子,肯定早就把书交到我手上了。”

说到这,于莺莺好像一下子抓住了张云逸的软肋,瞬间从弱势变成了强势,“对了,就昨天晚自习的时候,靖大海自告奋勇说要约我一起来图书室看书呢。他可是也和我一样喜欢《读者》和《疯狂阅读》的,不然,下次我就约了他来,也省得在这求你这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硬石头块子了!”

“我又没说不给你看,你至于因为这么点事要换人一起来看书吗?我天天给你占位置,提前把书借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可不能把我说拿下就拿下。好了,好了,把《读者》给你,《疯狂阅读》也给你,这下总行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好了,我要看书了。靖大海,还是先让他靠边站吧!”

“哈哈,你个鬼精灵,肯定又撒谎了,整天拿了靖大海来逗我,当我不知道,就靖大海那小金豆,他整天想和你说话你都不愿意理,怎么会喊他一起来看书呢。早知道你这是使得一计。”张云逸轻轻地在于莺莺的额头上拍一下,揉一揉她额前的碎发,那个动作带着小小的宠溺和暧昧。

于莺莺享受着张云逸这样有爱的动作,轻声地问一句:“知道我是使计,那你干吗还上当?”

“我没上当,不过就是让你高兴高兴,看你刚才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你开开心,也是应该的。说真的,我是不会真的让你伤心的,一辈子,都不会的。”张云逸说这句话时,眼睛放射出一种灼人的光芒,声音却明显减小了,小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得见。反而是心脏的跳动声瞬间变得响亮了,那“咚咚”的响声简直有点像在敲鼓。

“我知道。”于莺莺翻着张云逸递给他的《读者》,眼睛是在那些字上面,心儿却与张云逸同节拍的跳动。“我知道”三个字是她说出口的心情,也是她对张云逸那份情意最真诚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