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来自白姨娘的恶意

泪染山河之负尽天下  谁言不悔  3713 字  2019-07-08 10:13 

“娘,你可一定要为女儿报仇啊!万俟颜落那个小贱人她居然……她居然把女儿打成这样,娘可一定要为女儿讨回公道啊!”万俟颜倾一见到白莹莹立马哭诉起来。

白莹莹刚从外面回来就听下人禀报说自己的女儿被人打了,原本挂着温柔得体的笑容的脸立马变了颜色,眼神中闪着恶毒的光芒。

加快脚步来到万俟颜倾的房间,谁知一进屋就听到自己女儿痛苦的呻吟声,伴随着一阵一阵的抽泣声。

走到床前一看,原本还算镇定的神色这下彻底慌了,只见万俟颜倾平躺在床上,两只手无力地放在身旁两边,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血痕。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莹莹颤抖着双手指着万俟颜倾的脸问。

万俟颜倾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一动四肢就传来钻心的疼痛,还有脸上火辣辣的感觉,一直提醒着她她的脸毁了。一想到这些,万俟颜倾的眼泪就怎么也停不下来。

白莹莹看着只知道哭的女儿,心里一阵烦躁,想让她闭上嘴巴不要哭了,想了想还是算了。

这时候那个一直跟在万俟颜倾身边的小丫头机灵地站了出来,将在万俟颜落院子里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万俟颜落。

“夫人,您可一定要为小姐做主啊,都是后院那个傻子不知好歹,原本小姐也是好心,去看看她,结果没想到那个傻子不感激小姐也就罢了,还动手把小姐给打了,出手狠毒,把小姐给打成了这样。”

“啪”

谁知小丫头刚说完,等来的不是奖赏而是白莹莹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小丫头惊慌失措地跪下,脸上火辣辣的疼,尽管心里不明白自己究竟说错了哪里?不过这种时候认错总是没错的。

“小蹄子,在我的面前还敢说谎,后院那个傻子连话都说不完整,平时见了二小姐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如今又是哪里来的胆子敢打二小姐的?再不说实话,我撕烂你的嘴!”

小丫头看着白莹莹一脸凶狠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在吓唬人,吓得一哆嗦,连忙求饶:“夫人饶命啊!奴婢真的没有说谎,奴婢所说句句属实,二小姐身上的伤真的是四小姐弄出来的,奴婢真的没有说谎,当时好多人都看见的。”

白莹莹看着小丫头的表情,看着不像是在说谎,可是又实在无法想象那个傻子会有这样大的能耐,居然敢伤了颜倾。

“什么四小姐?她也配?她就是个贱人,野种!一个傻子也敢跟我抢!娘,您一定要为女儿报仇,她居然敢把女儿的脸划花了,我要让她加倍偿还,生不如死!”万俟颜倾一想到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倾城之貌被那个贱人给毁了,就恨的牙痒痒,恨不得吃万俟颜落的肉,喝万俟颜落的血。

听到万俟颜倾骂万俟颜落的时候,白莹莹下意识地皱了下眉,而后在看到万俟颜倾脸上的血痕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变得阴婺起来。

仔细看了看万俟颜倾身上的伤,实在无法相信万俟颜落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可以把人的四肢折断,不过也是时候清理掉一些不需要存在的人了。

“娘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我让人把冰肌膏拿来,过两天疤就没了,这两天你给我安分点,马上就是你爹的生辰了,有什么事等你爹生辰过了再说。”

万俟颜倾听白莹莹这么说,张嘴还想说什么。

“那个傻子的事情我会处理,你给我好好养伤,你爹生辰的时候好好表现。”白莹莹又说。

万俟颜倾看着白莹莹不容商量的面容,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白莹莹又吩咐了下人们几句,让她们看紧万俟颜倾,然后就离开了。

等白莹莹一走,万俟颜倾就气的躺在床上大吼,如果不是动不了,估计这房间里的东西又要遭殃了。

这时那个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的小丫头,回过神来,敛下心神,站在万俟颜倾身边,说道:“小姐,现在可不是气的时候,老爷生辰快到了,到时候洛王也会来,小姐可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万俟颜倾闻言安静了下来。

“可是离爹的生日还有不到半月的时间,我这伤能那么快好起来吗?”想到身上的伤,万俟颜倾又开始暗恨万俟颜落。

“小姐怎的忘了?夫人那里有得是疗伤圣药,夫人连冰肌膏都舍得给小姐用还有什么不舍得的?只要小姐说是为了老爷的生辰,夫人准会答应。”

“对啊!我怎么忘了,青萍你可是越来越得本小姐的心了,好好为本小姐办事,本小姐是不会亏待你的。”

“谢小姐,青萍誓死追随小姐。”青萍跪下谢恩。

“嗯,你现在赶紧去找我娘要那些药去,就说是为了爹的生辰想快些好起来。”万俟颜倾急切地吩咐道。她已经等不及了,恨不得下一秒就可以好起来。

青萍懊悔地低下头,自己没事多什么嘴,刚逃过一劫又把自己送进了漩涡里,嘴上却利索地应道:“是。”

……

白莹莹的屋内,万俟颜倾身边的另一个丫鬟正恭敬地立在白莹莹眼前。

“把今天的事情给我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不许有半句虚言。”

“是,今天晌午小姐听说下人们把后院里的东西翻新了,就带着人过去看看,结果发现四小姐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神色正常,模样也变了,不再如之前那般邋遢。后来二小姐和四小姐几句不合就让人动手砸了四小姐的院子,四小姐也不知道哪来的本事,突然间身手变得好厉害,眨眼就把二小姐抓在了手里,还把二小姐打伤了。”

“你是说那个傻子不傻了?”

“是的,不仅不傻了,还变得好厉害。”

白莹莹看着前方,眯着眼睛,半晌后,白莹莹对身边的人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看紧点二小姐,别再让她给我惹事了。”

“是。”

“不傻了?”白莹莹一个人站在窗边,看着远方,神情晦涩难懂。

……

“胭脂,你去哪里了?”万俟颜倾一见到胭脂的身影就不悦地喊道。

胭脂是白莹莹给她选的人,平时做事稳重,极少差错,万俟颜倾对于胭脂有种莫名的依赖,才一会儿见不到人就觉得不舒服。

胭脂快步走上前:“小姐息怒,奴婢这不是担心小姐的伤就去找夫人拿药去了吗?”

“你去拿药了?”万俟颜倾惊讶地问。

“是啊,怎么了?”

“没,没事。”

胭脂疑惑地看了万俟颜倾一眼。

“小姐,奴婢给您上药吧,这样也好得快些。”

这边胭脂正在给万俟颜倾上药,那边青萍灰头土脸地离开了白莹莹的主院。心里暗暗又为胭脂记下了一笔。

胭脂不管做什么都比她做得好,不管做什么都比她快一步,夫人小姐都喜欢她,青萍想要把胭脂挤下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就是动不了她分毫,心里恨的要命。

……

问完胭脂,白莹莹派人去把管家叫来。

“不知夫人找小的来有何吩咐?”管家低着头站在白莹莹面前。

“管家可知我找你来所为何事?”白莹莹坐在主位上把玩着手上的丝帕。

“小的不知。”

“当真不知?那管家倒是说说这后院是怎么回事?”

“这……夫人,小的也是按规矩办事。”

“按规矩办事?管家倒是说说是什么规矩?谁立得规矩?”白莹莹突然一掌拍在桌上,厉声问道。

管家依旧挺直了腰背,面不改色地说:“自然是将军府的规矩,四小姐是府里的小姐,按理该有这些待遇。”

“好一个将军府的规矩,将军府的规矩可是写了可以动手打主子?”

“自然没有。”

“那万俟颜落打了颜倾,这事又怎么说?”白莹莹知道管家看似是听她的,其实他还是将军的人,白莹莹哪怕再不悦也动不了这人,唯有为难为难这人。

“四小姐和二小姐的事情岂是小的管 的了的?这事自然要由将军和夫人定夺。”

“哦?这么说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了?”

“理论上是这么回事,不过……小的还是要说一句夫人您不喜欢的话,四小姐毕竟是嫡女,您怕是也没有权力管,这事怕是还得由将军出面。”

“你……”白莹莹最恨有人提醒她她的身份,这些年自从万俟颜落的娘死了,大家又都叫她夫人,她渐渐也没那么难受了,可是妾的身份永远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不拔了就难受。

“哼!既然如此,那就让老爷来解决。”她就不信老爷会帮着那个傻子,将军夫人的位置迟早会是她的。

“是,夫人要是没事,小的就告退了。”

白莹莹听到那声夫人,心情突然也没那么糟糕了,摆摆手让管家离开了。

万俟颜落,她真的是仁慈过头了,竟然让那个小蹄子有了反抗的力气,看来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不得不说,权利果然是容易让人迷失自己的东西,哪怕双手沾满了无辜的人的鲜血也依然有让人克服恐惧继续前行的能力。

万俟颜落在自己的大床上睡得天昏地暗,浑然不知一张写满阴谋的网已经向自己罩来,不过就算她知道了大概也会睡得这么心安理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