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何为倾城之颜

泪染山河之负尽天下  谁言不悔  3756 字  2019-07-08 10:09 

这个世界上,流言永远是传的最快的,没有什么能够比人的嘴巴的杀伤力更大。

正所谓“一传十十传百”,再加上她的动作可一点也不小,被有心人知道她这里的情况自然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些人来的速度还真是挺快的。

“二小姐,您不能进去。”

“给我让开,连本小姐的路也敢拦,我看你是活腻了。来人,把这个小贱人给我拖下去。”

“二小姐饶命,二小姐饶命,您真的不能进去啊!二小姐……”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小院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万俟颜倾一脸高傲的站在门口,身前两个下人,一人拉着刚刚不停求饶的丫鬟,一人抬起的脚正缓缓放下。

万俟颜落听着门口的动静,连头也没有抬起来,就像什么事请也没有发现一样,悠哉地喝着手里的茶。

“小姐?”紫苏担忧地看着自家小姐。这个时候小姐怎么还能这么淡定,难道小姐忘了二小姐有多厉害了吗?

万俟颜落抬头看了眼门口,万俟颜倾已经带着人走进了小院,看着仍旧坐在椅子上无动于衷的万俟颜落火气“噌”地一下窜了上来。

“万俟颜落,你这个傻子,看到本小姐居然敢不行礼,你是活腻了是吗?”该死的,居然连这个傻子都敢无视自己了,可恶!

“不知二姐来我这小院所为何事啊?”万俟颜落只抬眸给了她一个眼神,脚下却未移动半分,哪有打算行礼的样子。

行礼?她也配?她万俟颜落连天都不跪,万俟颜倾又凭什么要自己给她行礼?

“哼,你少给我装蒜,我想来就来你管的着吗?”万俟颜倾冷哼一声,鄙夷地看着万俟颜落说,那语气好像是说,她能来这个地方是给万俟颜落面子,是万俟颜落的荣幸。

藏身在树叶后面的万俟宗越看着下面那个嚣张跋扈的万俟颜倾,在心里直摇头,眼中是难掩的失望,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这个一直在大家面前装的温柔娴淑,懂事知礼的第一美人居然会是这么一副样子。

不知道如果万俟颜倾现在的样子要是被外人看去了,她这第一美人的名头还坐得住吗?

反正他现在是没看出来这个女人美在哪里。

“这样啊……”万俟颜落轻飘飘的话语传来,万俟宗越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万俟颜落的身上,不知道这丫头又想出什么坏主意了。

“紫苏,请二小姐出去,我这院子小,恐怕容不下二小姐这尊大佛。”

“是。”紫苏一听,立马应声,她早就已经看不下去了,这二小姐总是仗着自己受宠就欺负小姐,以前小姐傻,斗不过她,不过现在小姐可一点也不傻,这二小姐想继续嚣张,恐怕也得掂量掂量。

“你……万俟颜落你居然敢赶我走?”万俟颜倾不敢置信地看着万俟颜落,似是无法相信刚刚的话居然是眼前这个一直任自己打骂的傻子说出来的。

“看来二姐耳力不错。”

“噗……”万俟宗越差点喷笑出声,赶紧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害怕一不小心发出什么声音被人发现了。

万俟颜落眼神一变,冰冷地扫向这边,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再看向万俟颜落又是那个淡漠的样子。

万俟颜倾被万俟颜落气得不轻,浑身都发起抖来,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抬起来,指向万俟颜落:“你……你……”

紫苏一见万俟颜倾的动作,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转头看向自己的小姐,果然见她脸色冷的仿佛要结冰。

正想着要怎么打破现在的僵局,突然就听到万俟颜倾一声怒吼:“来人,给我狠狠地教训这个贱人,居然敢对本小姐无礼,还有连带着这院子里的这些个小贱人给本小姐一起教训,我看你万俟颜落还怎么跟我横?你们几个,去给我把她这里的东西都给我砸了,她一个傻子也配用这些东西?”

“是。”

万俟颜倾的话音一落,她身后跟来的那些下人就立刻应道,分成两批人,一批人迅速抓住万俟颜落院子里的下人,另一群人则是手脚麻利地开始砸起那些刚刚添置不久的新鲜物什。

有两个下人,听从万俟颜倾的话向万俟颜落走来,伸出手就要抓她。

藏身在树上的万俟宗越眉头紧皱,打算现身,却被万俟颜落突然飘来的一个眼神制止了动作,只好继续呆在树上看戏。

既然他好心偶尔发发善心她却不要,那他也没有办法了,他倒是要看看她要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

想着,便嘴角挂起一抹邪魅的笑,继续倚在树干上看起下面的这场好戏来。

就在那两个下人要抓住万俟颜落的手臂的时候,万俟颜落突然从两人眼前消失了,只留下一阵微风刮过两人的脸庞,两人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躺椅,这里刚刚明明有人的,可是现在人呢?

两人对看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疑。

“啊!”

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小院中的诡异,那些正在动手砸东西的人也都条件反射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朝着声源处望去。

这一望可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只见他们的二小姐的脖子正被那个傻子四小姐紧紧地握在手上,而二小姐的左边脸上正渗着血红的鲜血。

而此时被吓到的不只是在场的下人们,还有那个倚在树上的男人,在万俟颜落动作的一瞬 间,他原本懒散的样子就收敛了起来,整个人散发着严肃的气息。

好快!这怎么可能?居然有人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连他有不敢肯定自己拼尽全力是不是可以和她一比。

此时万俟宗越看向万俟颜落的眼神已不再是玩笑和戏谑,而是充满了疑惑和探究。

“怎么不叫了?继续啊?”万俟颜落一手扣着万俟颜倾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万俟颜倾那已经受伤的脸上来回抚摸着。

“你们全部给我停手放人,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手一抖就捏死了你们的二小姐。”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不决,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放人。

“不许放,谁敢放人我杀了谁。”万俟颜倾看出眼前这些人的犹豫,怒吼起来,“万俟颜落,你要是敢动我你就死定了,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你又怎么知道父亲就一定会因为你的死让我来为你陪葬呢?你可别忘了,再怎么说我也是这将军府正室所出的嫡女,而你,不过是个姨娘生的庶女,不会是这些年没人和你争抢便叫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吧?”

“你这个贱人,你也配当嫡女?不过是个傻子,除了有一个出身好的娘你还有哪点比得上我的,我才应该是这将军府的嫡女,你就应该去死,去死啊!”

“就算我死了你也依旧是个庶女,你以为你娘真的能爬上正室的位置吗?就算我不阻止她也没有机会。”

“你说谎,你骗人,只要你死了,我就会是嫡女,对了,你的那两个哥哥也死了就更好了,这样就没有人能和我抢了,哈哈哈……你大哥不是在外面打仗吗?说不定哪天就战死沙场了,哈哈……”万俟颜倾突然魔怔般的大笑起来。

万俟颜落目光一沉,该死的,让她死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让大哥死,简直就是找死。

虽然她对于这个家里的人没有什么好感,可是记忆里那个一直对自己很好的大哥,她却没有办法不去在乎,所以在听到万俟颜倾说万俟宗成战死沙场的时候她是真的怒了,或许是身体原本的记忆作祟,反正她怒了。

躲在树上的万俟宗越再听到万俟颜倾的话的时候也是一股煞气猛然倾泻,他是不待见万俟颜落,可是不代表他不喜欢自己的大哥,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咒大哥去死,不可饶恕!

可是还没等到他动手,地下的万俟颜落就已经动手了。

“啊!”又是一声尖叫,只是这一次要比上一次凄厉太多。

万俟颜落捏着万俟颜倾的下巴,让她的眼睛和自己对视。此时的万俟颜倾哪还有第一美人的样子,整个人狼狈对跪在地上,双手不自然地下垂者,额头上布满冷汗,整张脸苍白的下人。

那些下人看到这架势,一个个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刚刚的万俟颜落就像是一个杀神,就像是地狱里来的修罗,被蒙住的脸上只露出那双嗜血的眸子,让人感觉遍体生寒,眨眼间就卸掉了万俟颜倾的胳膊,他们想阻止都没有机会。

“万俟颜倾,你知道你最错的是什么吗?不是招惹了我,也不是想杀我,更不是你妄想成为嫡女,而是,你不该打我大哥的主意,你知道吗?不管是谁,如果敢对我大哥不利,我会让她尝到比伤害了我还要残忍的报复。”这是她唯一能代替那个已死的万俟颜落回报给那个疼爱自己妹妹的哥哥的。

“想要嫡女的位置,尽管拿去,你娘想要那正室的位置也只管让父亲给她,不过,敢把主意打到我哥哥和我身上那就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明白了吗?”

万俟颜落眼神冰冷地看着万俟颜倾,说话的语气很轻,却让万俟颜倾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气。

“不是……你不是……你……万俟颜落……你……是谁?”万俟颜倾看着万俟颜落疯狂地摇着头。

“二姐莫不是被吓傻了?连妹妹我都不认识了?”万俟颜落笑意浅浅地看着万俟颜倾,把万俟颜倾吓得又是一哆嗦。

这个世界上,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加倍还之!至于加几倍,那就看她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