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厄运来临前的预兆

一个贝壳两份爱  晓凡  2631 字  2019-07-07 14:52 

第七章 厄运来临前的预兆

孙鹏飞并不知道,与他还有他哥哥的那次遇见,同样让于莺莺的情绪起了波澜。

只是,他们心中的波澜并不是以同一种状态呈现。

孙鹏程曾经和张云逸是办公室里最好的朋友,哥们儿,曾经有一段时间也是形影不离。他的出现,让于莺莺又一次深深想起了他的张云逸,心中最亲爱的小石头。

而那么巧的,孙鹏程的弟弟孙鹏飞偏偏个头、身型,看人的眼神与张云逸又那么相像。这对她,无疑是一种刺激。

时间重新回到了2005年,那是一段灰色的记忆。

那晚,于莺莺的梦里,离世多年的爸爸居然出现了。依然是满脸的皱纹,大大的眼睛和一脸温和的表情,还有密密的硬硬的胡子茬。比爸爸的样貌更清晰的是他赶车时套着的那匹棕色大马。

小的时候,每次爸爸出门做小生意,就是赶着那匹马拉的车。刚一外出回家来的时候,他会高兴的把小莺莺抱到马车上,围着村子的大路转一圈。那匹马棕色的皮毛,头总是高扬着,长长的鬃毛披散着,一上大路,马上就四蹄抬高“嗒嗒”的有节奏的踏起来,看见附近有汽车或者拖拉机经过,还会时不时发出一声长啸,总是那么骄傲而得意地奔驰着。

很奇怪的,从父亲离开人世以后,于莺莺就没有梦到过他。那匹马,她虽然十分想念,也一直没有在梦里出现过。

可是,那晚,梦里,爸爸居然就赶着马车来于莺莺和张云逸共同的家了。他还笑呵呵地说:“莺莺,这么些年爸都没见过你,真是想你啊。现在,你又给我生了个宝贝外孙子,我就更想你们了。这不,我是紧赶慢赶,来接你和毛毛回家住一段日子。”

可走到半路上,于莺莺心里想着,阳台上的花总不浇会死掉的,鱼缸里的鱼不喂食也会活不下去的,怎么着都觉得离不开这个家,她就干脆对爸爸说:“爸,我还是舍不得我们那个小家,要不然我就不跟你去了,你干脆在我家好好住几天吧。”

爸爸狡黠地说:“坏丫头,还跟你爸耍小聪明,不就是舍不得离开你那个新家吗?实在不愿跟爸去,爸也不强求,要不然爸就再送你回去。”于莺莺兴奋地点头。

她爸爸就又赶上马车,把她和毛毛送回家。

这一次,爸爸在于莺莺的家里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转来转去,最后,还去了他们家的车库,发现了张云逸那辆崭新的红色QQ。那是他们小两口按揭买了楼房以外,花了自己结婚以后攒下的全部积蓄买下的。张云逸有时候还舍不得开,一直把它爱若珍宝。天天下了班把它擦得干干净净。这辆车价格虽不昂贵,在现代汽车里甚至都是低端的产品,但那毕竟是他们俩靠自己努力买下的第一件大宗物品。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笔荣耀的纪念。心里,自然把它看得很珍贵。

爸爸抚摸着QQ的前车身,兴奋地说道:“你不愿去了,我看这辆QQ蛮好的,要不然我先带了去开开,我要实在开不来,就让云逸他随后跟去帮我开,等将来我摸熟了,再给你们送回来。”

于莺莺心里说:“这可是我们家小石头最宝贵的东西,他自己那么稀罕,您老人家带走,不是夺人所爱吗……”

可那毕竟是自己爸爸,人都离开那么久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于莺莺只能狠狠心,说一句:“那好吧,爸,您老人家要真喜欢,就把它带走吧。”

于是,老爸就那么把QQ搬上自己的大马车,满意地离开了……

清晨醒来,那梦境就好像是刚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每一点每一滴都那么清晰。

毕竟爸爸是早就去世了的人,自己又是第一次在梦里看见他,于莺莺心里有一丝的不安和惶恐,她想早一点把这件事告诉云逸,又觉得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一个梦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爸爸的一辆大马车就把云逸的QQ给拉走了,还要让云逸随后跟去教他开车,这种事也只有在梦里才能出现。

结果第二天的下午,张云逸刚好去于莺莺住在乡下的妈妈那里送年货。于莺莺嘱咐他说:“现在天冷了,就不要在妈那吃了,开上你的QQ,早去早回,我等着你回来一起吃饭。”

张云逸吻了吻于莺莺的额头,又在毛毛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上路了。

那天下午,有太多的异常。

每天乖乖的睡大觉的毛毛出奇的不听话,一个劲儿地哭,躺着哭,抱起来还哭。那哭声,都有点像是在嚎了。

于莺莺抱着毛毛在两室两厅的几个房间里反复的转来转去,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她的心里也开始莫名其妙的躁动起来,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觉得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就好像要瘫痪了一样。

天色渐渐暗下来,张云逸三点多从家里出发,按照惯常的推断,从市里的闹市区,加上堵车的时间,到于莺莺妈妈在市郊农村的家,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来回一趟,加上在那坐下,聊会儿天的功夫,三个小时足够了。可是,都六点半了,还是没有张云逸的身影,也没有他的电话和短消息。

于莺莺打张云逸的手机,手机是通的,却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于莺莺给张云逸发短消息:亲爱的,你在哪,不要吓我,快点回来好吗?请你出现,让我看见,好吗?

短信息也是依然没有回音。

于莺莺干脆给妈妈拨了一个电话,妈妈说:“云逸他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当时也就差不多四点半的光景。现在应该早到家了呀。不会是路上车出了什么毛病了吧?可是他先回不了家,也要给你打个电话呀,这么晚不到家,真是让人挺担心的……”

“妈,您不用着急。云逸他肯定没事,说不定一会儿就到家了呢。有时候他那几个哥们也是常那么一个电话就把他约着走了,玩得入了迷,忘了给家里打电话也说不定……”于莺莺用谎言劝告着妈妈,自己心里却已经在打鼓。她只是不想让老人家偌大的年纪再因为这件事操心害怕。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张云逸并不是一个有什么事不和自己打招呼的角色,他平时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提前告诉自己的,他是最怕她为他担惊受怕的。

“呸,心里有病……不许你在这胡思乱想……”于莺莺的思绪刚往坏的方面去靠,马上咒骂起自己来。她尽量克制着自己难以抑制的情绪,不让自己再沿着这样的方向想下去。可是,越是想要约束自己,那情绪就越发的强烈,她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前一晚上做的那个梦。爸爸是早就去世的人,而他要带自己和毛毛走,结果他们娘俩回来了,可是,老爸却把云逸最喜欢的QQ带走了,还说要让他去教自己开车。而这一次,云逸刚好就是开着那辆QQ去了她的娘家……